AKA咸鱼茄子煲(备考)

原ID咸鱼·游
看文私信.

【安饺新年贺文】二十六个字母D—F

❗️安饺❗️

❗️角色ooc❗️

❗️略有点矫情文学❗️

❗️CP洁癖谨慎观看❗️

❗️有路人X饺子❗️


(挂了上wb,主页有ID)

  

老福特别搞我 


Fabricate     捏造


  饺子把车停在城郊,在监控摄像头下去喝了一碗豆浆,吃了些包子,随后付钱并泰然自若的上车,他深深的吸气,不敢多停太久,马上开车去那个老小区。


  他的记性是很好的。


  在母亲没死前他们就住在城郊,那家早餐店是他上小学时同学们经常去的,他没有钱,去上学已经让家里的压力都落在妈妈肩上,就不敢再要钱去和同学一起买早点吃,每次都是他忍着口水说“我吃过我妈妈做的大包子了,一点都不饿,我不买。”然后坐在外面闻茶叶蛋和米面的香味。


  后来他一个人随妈妈去世,他随妈妈的工友去了城市里,不久工友也因为事故死了,他读不了书,几经周折后才变成如今这样。


  他停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绿灯,早上很冷清,街上几乎没什么人,只有一个穿风衣的男人低头站在路边,即使隔着些距离也能看出那是个英俊的男士,只见那个男人在原地举着手机左顾右盼了一会,竟朝饺子的车打起招呼。


  饺子在心底惊了一下,但他看了看十字路口的摄像头,饺子在心底惊了一下,但他看了看十字路口的摄像头,为了降低嫌疑,他把车开了过去。


  男人站在车外,裹着围巾说:“您好,我有急事要去柳江东巷,方便带我一程吗?”


  饺子抿了抿嘴,说:“上来吧。”


  “谢谢了,”男人闻言打开车门,坐上副驾驶,他确实是长得很俊朗,衣服看着也都是好牌子。


  “您从西山那边下来的吗?这么早,真辛苦啊。”


  “啊……是,是啊。我一个朋友在那边,昨天叫我去帮忙看林子,现在才下来,不过别“您”了,我年纪比你小呢。”


  “那……你叫什么?”


  “嗯......你叫我饺子吧,我特爱吃饺子,我妈生我的时候也很爱吃,所以就给我取这个名了。”


  饺子随口编了个名字的由来,那男人笑了,他说:


  “你叫我长安吧,长生的长,平安的安。”



【安饺新年贺文】二十六字母A—C

❗是安饺❗

❗可能ooc❗

❗略有点矫情文学❗

❗CP洁癖谨慎观看❗

❗有 路人X饺❗








A.account    描述

  饺子打磨精细的指甲在纸上划动,纸被划出一道道痕迹,但在刺眼白光下仍旧是一张白纸,他好像读不懂气氛似的,用他特有的懒散声音说话:

  “警官,我确实记不清啦,我一天要记得人脸那么多怎么可能还有印象……嘶,警官,您这灯好亮呐,我们拿远点呗。”

  “您别这么气呀,对身体多不好……哎呀好啦我再想想嘛,额……”

  “我看不清他脸,他带两个帽子呢,一个鸭舌帽一个卫衣的,不过他头发好像……有点长,背了个挎包吧,有点绿色。”

  “衣服?衣服就是黑漆漆的咯,我当时看得就是黑漆漆的,不过也可能是灯暗呢,话说旧商业街小胡同口的灯啥时候修呢,您和我说说呗…啊好好我不岔开话题。”

  时针在审讯室以外的地方奔跑,饺子悠哉游哉地描述他看到的那个可疑人员的样子,直到警官们发现他将一个特征重复了三遍为止,他才被允许端着速溶咖啡从派出所里出来。

  他看着晚霞——被粗暴扯去苍白的天幕,天空露出橙红交错的皮下组织……就像热光下的皮肤和不小心溅水的伤口,嫩肉的粉被映为红色。

  身后的电动车滴滴几声,饺子回神搓了搓脸,拦了俩出租车:

  “师父,去台风酒吧。”


(图比较大要加载)

B,C这里 

标签开拓者来了

拉郎尤安❗️注意❗️避雷❗️避雷❗️

你们真的是来上学的吗 序

主:哥哥组(既长安,尤古卡,双导,伊里布这些辈分当哥的角色)

*题材多来自日常生活

*没品ooc人

*不存在的中学校园pa  

私心cp❗️安饺❗️❗️黑白❗️❗️尤红❗️








学校

  参考国内的重点高中,有附属初中,国籍不同只是单纯的私货,模式都是应试教育。


长安   

  根正苗红的华夏学生,很帅,帅得一脸正气,帅出一股政委味。创造了学校校史以来打不破的文科神话,据说是因为家里有王位要继承,很早就学了马哲以防被家里的封建迷信带歪。

  学得如同拼命三郎,不是在学就是在学得路上,究极时间利用者,一天仿佛有30个小时。想努力做到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结果但体质太差总是请假。

  被宣传部委托和弄了学校贴吧和学生论坛的公告和细则,看起来很不会聊八卦的人总是第一时间接收各路八卦。

  家里有一个他特喜欢的北国混血弟弟和病危的爹,还有个双目失明的皇叔,其他兄弟姐妹都因为事故死光了,长安并没有非常伤心。

  有钱是很有钱,但基本不为自己花钱。


尤古卡   

  举手投足都有贵族感的英国人,但只是不和人多接触导致一些动作看起来很有范,日常逃避社交但不恐惧。

  感觉阅历丰富而且会说出很多带哲理的话,事实情况是他不说话。作文总是只有45切入分,可能和他性格有关。

  所有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常见玛丽苏文里的高冷校草,被叠玛丽苏buff如同吃饭喝水,校论坛每个季度换一次他的身世猜测,落魄贵族,黑道大佬,卧底特工……感谢他本人不看校论坛,不然这个贴也就这样了。

  一等睡神,总是能睡着,不知道晚上都在干什么,但即使天天上课睡觉成绩也稳定且段十八,不睡觉就是板着恶人扑克脸,但黑鹭说他只是在神游。

  家里亲戚众多,比起长安家他们相处得很和睦。

  不见底的雄厚财力,会自己默默买单的人。


黑鹭

  打小就法国精神的法国人,罢工罢学嘴边挂,屁话贼多天天叨,但在一般都会在他哥的一巴掌过后老老实实爬起来学,天天挨他哥抽,死不悔改。

  

  实战天赋点满的学生,考纯理论中上,考高难灵活题满级,喜欢开玩笑但意外的有分寸,会在一起奇怪的点变得浪漫,因此散文类作文能超常发挥。

   论坛吃瓜人,试着开过学校的QQ墙但是没几天就被抓了,写了800字检讨。

  本来是偏体育生,但因为他哥学理时间多,带着他成了理科生,没有他哥参加的竞赛,他一定是第一。

  

白鹭

  和德国人一样的法国人,严谨到诡异,有洁癖加强迫症。他和他弟都是帅哥,但是很明显他弟不喜欢谈恋爱,他没有喜欢这个感情。也是扑克脸,但相较于尤古卡,他看起来只是高冷不是明天就把你沉尸。

  理科天才,文科也不错,但因为物理和数学实在突破天际的好,经常被忽略。不是很懂浪漫和抒情,写东西被长安委婉地说过像流水账。

  论坛只收藏了学习楼,作息如同点钟一般规律,因为和长安同属主席团经常晨会演讲,颜值吸引了不了解他的学弟学妹在告白墙偷偷摸摸告白他,了解之后当天就把投稿撤了。

  家庭不是非常有钱的那种,但是各种竞赛奖金完全够他生活,平时也不怎么需要他和黑鹭花钱,尤古卡和长安会主动付钱。


伊里布

  长安的冤种朋友(?),和长安的方向只有部分不同,上到高三大学,下至刚入学新生,没有一个他不敢撩,没有那个他不敢谈,世界第一渣男。

  因为小的时候迫害过饺子和长安,间接性导致饺子失踪三年,直接性导致国家易主和长安兄弟姐妹的死亡,所以长安很烦他,饺子也比较讨厌他。

  酒量不错,极少时会抽点烟,为人洒脱豪爽但不一定有什么好心,花花肠子很多,脑子聪明但对学习属实兴趣不大,以及性格无比的欠,极其的欠。

  打架斗殴很经常,德育处和家一样温暖,永远都是我错了下次还敢,虽然打的频繁,但伤不重,有些淤青已经算很过的了。

  比较神秘,没人知道他住哪,甚至是一个粗略的方位都没有,家长会也从没人参加,即使打人也没有被请过家长,论坛上任何讨论他身世相关的帖子都会被删除。


饺子

  有俄罗斯血统的华夏人,长安同父异母的弟弟,小他四岁,目前是初中生,妈妈死后被父亲接回国内并拿到了华夏国籍,汉语比俄语好一点点。

  在国中的初中部上学,和他哥一起住,吐槽食堂太难吃所以会做饭菜带到学校吃,有时会到高中部送饭,白鹭经常看着长安被送饭然后看看自己原地犯傻的弟弟感到人类的参差。

  学习中上,文科偏好,历史和语文是可以考段一的,作文因为立意够新够深,加上写得不错所以是他的加分项。性格油嘴滑舌,总是笑嘻嘻的不生气,但非常讨厌伊里布。

  平时都会带口罩和眼镜,但其实不近视。腿脚功夫了得,身体柔韧度高,几乎每天都要和老师解释自己的灰色头发不是染的是自己长的。

  

附:


如你所见(我靠这句好中二),这是一篇很弱智的校园文,我方承诺绝对不会有什么离谱的东西出现。


也不会有血腥暴力情节,CP会甜甜,绝对无伤。


因为对红帽子不够了解就没写简介,足够了解了后续会补上。


如果有什么灰暗的,诡异的,奇怪的东西,那是幻觉,可以通过及时关闭本文等待下一章更新再阅读。

如你所见,这是一篇普通好笑的普通初中校园文。

最近一个较完整的口嗨

避雷看P1 是没有安哥的安饺向(哥:?)

有伊,但是伊哥单推慎点❗️❗️❗️

整理了一下最近的聊天饭

依旧安饺

含一点点❗️毁容❗️和❗️安哥打人❗️

群号977566428 安饺cp群 加了有饭,天天都有,不管是纯情还是mob 清水到大荤大肉 be到he 原著设定和脑洞大开 

主要是饭多。

【多cp】总之,段子

总之,段子

就是弱智段子

可能cp是

❗安饺❗❗赛姬❗❗帝布❗❗双导(黑白)❗❗尤红❗

好的,无雷下滑↓↓↓    















1.冷什么待遇看情况


  饺子现在在塔拉斯时:


  “有点冷哈。”饺子穿着短袖自言自语了一句。


  “塔台塔台!这里是侦查,塔拉斯时间8:12,战神于三秒...四秒前感受到风向过大!OVER!”


  “塔台收到!塔拉斯时间8:12,风向东北风,风力4~5级,体感温度24℃,空气湿度68%,请求启动plan A!” 


 “收到!XX小区东北方向,集体晒被挡风!卧底B,马上行动起来!不可以让战神收到一点摧残!一点都不行!”


  “记住,这是国王的命令!”


  “是!”


  于是饺子在九月的秋老虎里,一件收到了来自街边打折商场两个热情的销售小哥哥小姐姐送来的羽绒服一件。


  并被二位手脚利落的强制穿上,他反应过来时人已经不见了,只留下促销商场里大音响中卖力的男女高音:


  “我站在广场中央,迷失了方向——你突如其来的温暖,令我措不及防~” 



 饺子和队员在一起的时候:


  “冷啊。”饺子把披风叠一叠塞到位子下。


  “对啊!真的好冷,饺子你和我一起动一动吧!”布布路一会儿站一会儿坐。


  “没办法……布布路!不要一直蹦!”赛姐裹紧冲锋衣,帽子绳拉得快看不见脸仍旧小声怒斥。


  “笨蛋。”帝奇冻得哆嗦,仍旧嘲讽布布路。


  “我们,不会被困在这里一辈子吧……”饺子悲痛欲绝的张望。


  “闭嘴。”赛姐简短的吐出两个字。


  “别这么说!虽然这里是个冰洞,还在北极,还没信号,但我相信白鹭导师他们能找到我们的!” 

 

  布布路依旧乐观。



    饺子小的时候在塔拉斯时:


  “妈……我有点冷。”


  “冷啊……来,这个穿上。” 


 “妈妈,你不冷吗?”


  “不冷。”


   …………


  “妈妈?”



  2.总之,他们出柜了。



  “我是个gay。”黑鹭说。


  威士忌里的冰球咔哒响了一声,好似要被融化,饺子刚出炉的苏式月饼啪嗒从桌边摔了下去。


  当黑鹭导师宣布出柜时,大家的反应都各有千秋。


  尼科尔院长说:“幸福比什么都重要。”


  红帽子说:“当攻比什么都重要。”


  黄泉说:“他要是确实愿意把自己的(消音)塞进(消音)里,那关我什么事。”


  布诺在道歉:“原谅他吧。”


  戈林说:“不管怎么说,我很愿意给他提供参考资料。”


  伊里布问莫里斯说:“那你是不是也可以考虑一下。”


  金贝克马上把他推特和脸书里的所有女生都加为了好友。


  饺子说:“又有大瓜,你说我现在开盘炒股来得急吗?” 


 狮子堂说:“真的?为什么啊?” 


 长安说:“不是他的错。”


 科娜洛说:“都是我的错。”


  白鹭说......


  他什么也没说。


  在大家印象里有三种基佬,比如。


  直接又看不出来“早安”的长安,尤古卡,戈林,帝奇。


  张扬风骚“姐妹们早安”的饺子,红帽子,黄泉。

  

  还有生气时略带偏执的“爹是女同你要爪子”的赛姐。


  “赛姐,可是你车碾人脚了。”布布路说。


  白鹭知道自己弟弟是基佬时,他有几秒的震撼,他想和对方聊聊,又不怎么想聊。


 “你......” 


 “咋了。” 


 “没事。”


  所以他打算观察黑鹭一会再想想怎么说,于是他注意到:


  黑鹭也会因为喝水太快呛到。


  也会一篇教案保存好几次只是因为怕丢。


  他的通讯录里也有15个没备注的和6个备注重的。


  “喂,啊我打电话是想确认你是哪个王超?”


  “啊你是张伟的啊,是开超市那个吗?”


  “哦哦你是王超的朋友。”


   他也会敷衍学生说他会回头给他们再算分但其实他没有。


   他老是分不清机房那个按钮能开大教室的灯索性就都试了一遍。


   他也会在插不进一个U盘的时候正面插,反面插,然后再正面插。


   综上所述,他和大家没什么不一样,就算是gay也还是自己弟弟。


   直到某天晚上酒喝嗨了,白鹭就发现他弟弟也许不止是他弟弟了。


  “我是个gay。”白鹭说。


  相比于双子导师出柜的过程,其他人出柜过程就精彩很多。


  饺子和长安是在饺子成年宴的后一天出柜的,那天,塔拉斯沸腾了,贴吧,微博,甚至包括朋友圈和QQ空间的都在瞳孔地震,长安的直男事业粉们嗷嗷嚎叫,以饺子为原形的龙傲天小说连夜改成双男主,当场扛着火车跑,女友粉们悲痛地看着自己房塌,扭头就成为了隔壁CP粉的大军,无数人过年了一样举国同庆。


  赛姐出柜时差点和父母吵起来,后来赛姐和十三姬的家人都渐渐接受,逢年过节都在问对方回不回家,回谁家,双方家长对待自己女儿的女朋友更是比亲生的亲。


  帝奇出柜时没什么波澜,毕竟有尤古卡直接把红帽子带回来,开口就是一声惊雷说这是自己爱人,让诸位接受一下这种先例在,再多几个也无所谓了。

 

 所以之后帝奇选择直接把布布路拎回家。


——————————————————

中秋快乐,梗2原型为法剧bref

【安饺】 如果没有明天

如果没有明天

❗️绝症设定❗️

❗️安饺❗️

非原著剧情


  消毒水味包围了饺子,他躺在树影和布料交织的床单上,输液瓶里的液体一点点落下。


  “诊断书下来了。”医生把长安叫到办公室里,哑着声:“我这边就是想和您讨论一下救治方案,但是后果都不一能好,家属这边要有个心理准备。”

  

  长安熬了一个通宵,从另一个城市连夜开车过来,一个月里唯一清闲的整个夜晚都在高速上度过,他用力的眨眼,低头抚平西装袖口的褶皱:“您说吧,我倒不了的。”

  

    “如果要治,保守估计能延续到9个月,但后期费用是很高昂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就算尽全力,患者出院后一会程度上会伴有很多的后遗症。”

  “那……如果不治呢?”


  “2个月应该是最多了。”


  两个月……


  饺子缓慢抬手,正午的光从指缝漏过去,临床的中年人正扒开一个橘子,柑橘的汁水飞溅出来,送给劫后余生的饺子一个柑橘味的中午。


  他呆呆的盯着天花板,看见窗帘外的阳台有一个影子,那人在边上,他的影子像船飘在飘忽不定的云上浮在窗帘前。


  饺子没有力气坐起来,他的脸上还带着呼吸机的面罩,手输着液,他只好像焊在床上一样定定的望着。


  是什么时候开始崩坏的,居然连他自己都没察觉,他在年会上突然晕倒,不知道影不影响绩效。


  “长生……”阳台的推拉门开了,夏末秋初的风吹进来,树影间的光拥抱着寂静的病房,米白色的窗帘像傍晚海边的裙摆,被风刮出最夏天的弧度。


  长安带着过期一个晚上的橘泉之绿的味道,他的表情像是包含着难言之隐,蝉鸣聒噪的响着,皱着的西装和树荣草盛的中午一点也不搭。


  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他未能见过的东西。


  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他们未能去见的东西。


  “哥,我们回家吧。”





——————————

没完,背景大概是现代,结局是be就是说

【安饺】沉沦

❗非常非常ooc❗


❗双视角第一人称❗


❗微微黑暗向带捏造向  ❗


❗cp安饺 ❗


❗属于啥也没讲脑洞大开型 ❗


无雷者下滑↓↓↓











【长安视角】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那孩子。


  衣服破旧,灰色长发一直长到腰下,只用一根红布带潦草扎成马尾。


  那双眼中的情感满是讨好,只在父皇没注意之时,溢出些许怒火,又转瞬被某种敬畏的情感掩去。


  他是一只初来驾到,遍体鳞伤的狐狸,自愿拔掉獠牙利爪,嗑着头走向敌人。


  他是个可用的人,那个连姓氏都没有的孩子,是我的第六个“手足兄弟”。


  于是乎,我找上了他,王宫里的家伙只知享福安乐,无恶不做,一个两个都是披着熊皮的蛆虫,腐烂到骨子中的生畜,但我能感觉到他的不同,若能将他变成我的棋子,在未来他必然会给我带到收益。


  我不介意养虎为患,他亦知道我写着一本打破塔拉斯千年循环的书,我期盼与他产生一种更高维度的共鸣。


  我拥抱他布满淤青的身体,推开房门迎接他入室,与他共枕一张床榻


  我开始关心他,照顾他,教他父王不认同的,真正的道义,直到那双总是充满警惕的双眼对我流露出真情。


  他想在我身边多留一刻,我明白我得手了,同时我也沦陷在他那双眼中,那不必言语的爱意把我冲得昏昏沉沉。


  我又起草了一份计划,将他加入我的生命中,我不再只专注与保持权利和人性,因为我亲手找来了一个变数,我每一晚的烛光下感叹:


  多么纯粹干净的灵魂。


  直到分别后再次相遇,我默许他在夜晚爬上我的床榻,我才敢承认,从第一次在宫中看见他的时候,我就义无反顾的坠入一个漩涡。


  我选择与他共同沉沦。


  …………


 【饺子视角】


  我想,我可能有些醉了。


  罪恶在眼中颠倒,街道上有悲痛的灵魂在哭叫,泥水里囚禁了一只动弹不得的鸟,墙角生出一朵脆弱的玫瑰。


  我可能是喝醉了,便大胆去邻居家要一瓢水,邻居家那个男人的酒很烈,他给我喝了一杯。

 

  身子暖了,为了庆祝,再喝一杯吧。


  水来了,为了庆祝,再喝一杯吧。


  喝了这么多,好厉害啊,再喝一杯吧。


  我听说,他是干农活的,手过于粗糙,可是他那双枯槁干燥的手,也会这么烫吗?


  之前没有注意到,原来他家的灯晃得这么厉害,我也第一次知道水泥地这么粗糙,我的背快被磨破了。


  我难以呼吸,只想知道,他什么时候可以给我水呢?


  一只可怜的鸟在泥水里挣扎,她的羽毛曾经充满光泽,眼睛也像宝石一样亮,但是现在她不美了。


  光照不进泥水里,她的羽毛需要光才会熠熠生辉,她的眼睛需要光才会发亮,没有光的她和其他小鸟没有区别。


  小鸟她生病了,不久后便走了。墙角的玫瑰也被虫蛀了,那个拥有玫瑰的孩子哭得很疲惫,便睡在玫瑰的残骸前,每日做着有玫瑰的梦。


  …………


  我想,我可能有些醉了。


  富丽堂皇的宫殿,平滑岩石搭出的台阶,他们拿来的云锦,一寸要两个姑娘织很久,一身衣服要一家姑娘效力一辈子都不够,连头上的发冠,师傅都要反复做十几年。


  国王坐在他的王位上,他的权杖是很贵的木材,听说里面藏了一把利刃,有助于他时刻挑下造反者的头颅。


  可是我记得利刃出鞘时,掉下的不仅仅是造反者的头,还有很多文学家,革命者,艺术家和普通人。


  一些承担不起税务的家庭,一些家中男性年迈服不了兵役的家庭,一些女子不愿进宫的家庭。


  他们的血填满了护城河,外境的马蹄踏破了肿胀的身体,死尸和秽物在滚水里搅动,最后熬成一锅“金汤”,结束他们悲惨的一生。


  我对着国王行礼,将三下头嗑得无比响亮,大殿里所有人都在看国王,我抬头喊他一声"父皇",大殿里所有的人互递眼神,但那个穿藏蓝色长袍的人在看我。


  他的眼睛盯着别处,但我低头时无意间和他的目光相撞。


  我大抵是醒酒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我的大哥,是国王和正牌皇后生下的,但是他不像一个生活在宫里的王子,他不沉迷,不聒噪,不极端,不颓废。


  他很温婉,总是最清醒的,也是最危险的。


  究竟是怎样的人,才可以在权利和人性中寻找一个中间点,在王位战争里下一局紧抓民心的棋局。


   让我在他身边多留一瞬,我从未被这样温柔以待,蛇的腹部滑上我的手臂,我和蛇共眠在一张床榻。


  我不再总做有玫瑰的梦,因为我遇到了一条爱着我的蛇,我在每一晚透过他的眼睛感叹:


  多么伟大的灵魂。


  直到分别后再次相遇,我在夜晚爬上他的床榻,我才意识到,从第一次相见时,我就踏进一个他的陷阱。


  我选择与他共同沉沦。



————————

《需求》改的,属于老饭二次烹饪。







没事干可以不要作死

❗️多cp降智段子❗️


❗️安饺❗️赛姬❗️帝布❗️伊莫❗️


❗️非常ooc 甚点❗️


梗源:tiktok


梗:骗对象自己搞大了别人的肚子


无雷下滑↓↓↓↓









【安饺】


  (饺子在副驾驶迷迷糊糊企图补觉)


  长安带着蓝牙,开启戏精模式:“您好,请问什么事?”


  此时饺子还在半梦半醒。


  “对,是我……什么?不好意思,我可能没有很懂你的意思。”


  饺子闻言醒了一点,窝在边上听,没太在意。


  “不这不可能,我确认过的。”高架桥上堵得水泄不通,开始有一两个司机下车靠着门看路况。


  饺子逐渐清醒,他感受到八卦之魂在召唤。


  “别开玩笑了,她不可能怀孕的,空口无凭……”长安故意下车,且用力关上门。


  饺子缓缓打出一个问号,车窗外的他哥眼中三分震惊三分冷漠四分不可思议。


  饺子结合他哥的反应和措辞,得出一个结论:他哥,这个忠于党和人民的哥,这个日常读物都是马哲的哥,共产党宣言倒背如流的哥。


  欠风流债了。


  饺子瞳孔地震,分析这件事的合理性,困难的就像让他去证实哥德巴赫猜想,这件事发生的几率,等同于他亲眼见证宇宙热寂的几率。


  长安装作难以表达的样子上车,刚开口一个“我”才出个音,饺子就捂住了他的嘴,别过头长远地眺望人类未来。


  “哥。”


  “诶。”


  “你说,我此生,有幸证实哥德巴赫猜想吗?”


  “你学金融的,和歌德巴赫猜想有什么关系……”


  “那你觉得我有生之年能见证热寂吗?”


  “人类倒也不一定能活到那个时候……”


  饺子猛得一回头,马尾辫狠狠抽在他哥脸上,紧紧握住他的双手:“所以你没有出轨,没有搞大其他女性的肚子。”


   长安沉默的对视,三分钟后他把手抽出来,将脸埋向方向盘。


  他的身体开始不住的颤抖,留饺子一个人在堵的水泄不通的车里凌乱。


  一分钟后,车动了,饺子琢磨透了,他尬在风里,仿佛风躁都没他哥的笑声大。


  禁欲系国王的形象,崩盘。



【赛姬】


  美好的清晨从你超美丽的白发黑皮名媛睁眼开始。


  但是今天十三姬一抬头看见某个铁T披着头发,靠在她造价昂贵的飘窗上,枕着她的潮牌限量定制款靠枕,金色发丝都仿佛飘出高雅的玫瑰香。


  “亲爱的怎么了嘛?”


  赛姐没有回答,她从口袋里拿出一根不知道怎么来的糖棍,叼好。


  “我……”


  “?”


  “十三姬,我可能……”


  “可能什么?”


  “把别的女的肚子搞大了。”赛姐忐忑不安又有点小期待的说出这句话。


  “亲爱的,是不是你睡太少了。”


  毕竟是一个月不见的les,昨晚两个人一时间没控制住做到了三点,而现在也才六点。十三姬揉揉自己软软的白发,道:


  “你没有这个功能,不然我早有了。”


  “……”赛姐噎住。


  后来赛姐发誓她再也不和那群死男同一起整活了。




【帝布】

  帝奇:“……”


  帝奇:“…………”


  帝奇:“………………”


  他着实开不了口,只想给出这个题的人一顿暴击。


  他深吸一口气,看着布布路赤裸上身,穿着五分裤躺在地上修车。


  他走了,并在周一上班的时候给吃包子摸鱼的饺子来了个暴击。


  饺子抱着自己的豆浆包子福鼎肉片,在懵逼中惊呼:“Why??????”


【伊莫】


  伊哥可勇了,他超勇的对着刚开完会的莫里斯迈开拽如二五八万的步伐,一张帅哥的脸也抵挡不住这个B为所欲为的行动。


  “小莫。”他装出一副纠结又尴尬的模样。


  “干什么。”


  “我和你说个事,你要冷静,好吗?”伊里布目光诚恳,牵着莫里斯的手让他坐在沙发上。


  莫里斯眉头一皱:“你是不是又把长生头发点了?我真是服……”


  “不是,”伊里布紧紧攥着他的手,诚恳又卑微:


  “我把上次那个女的肚子搞大了。”


  “……”莫里斯陷入了沉思。


  莫里斯甩开伊某人的手,去公司前台把那个坏键盘拿出来,


  放在伊里布面前。


 “跪吧,跪到律师把离婚协议拟出来。”


  后来伊里布花了30分钟才让莫里斯相信自己真的只是在开玩笑,而且他真的没有前女友,也没有前男友。


  那天,伊里布包含冤屈的“你真的是我初恋”响彻了整座办公楼,那天,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了千岁老神伊里布是处男这件事。


  当然,第二天来时,伊里布脸上两排牙印,千岁老神春风拂面,逢人就炫。


  长安亲自包了个大红包庆祝千岁老神破处,就差在伊里布办公室前贴个横幅点串鞭炮。





————————————

补作业补到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