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咸鱼茄子煲

原ID咸鱼·游
看文私信.

你们真的是来上学的吗 序

主:哥哥组(既长安,尤古卡,双导,伊里布这些辈分当哥的角色)

*题材多来自日常生活

*没品ooc人

*不存在的中学校园pa  

私心cp❗️安饺❗️❗️黑白❗️❗️尤红❗️








学校

  参考国内的重点高中,有附属初中,国籍不同只是单纯的私货,模式都是应试教育。


长安   

  根正苗红的华夏学生,很帅,帅得一脸正气,帅出一股政委味。创造了学校校史以来打不破的文科神话,据说是因为家里有王位要继承,很早就学了马哲以防被家里的封建迷信带歪。

  学得如同拼命三郎,不是在学就是在学得路上,究极时间利用者,一天仿佛有30个小时。想努力做到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结果但体质太差总是请假。

  被宣传部委托和弄了学校贴吧和学生论坛的公告和细则,看起来很不会聊八卦的人总是第一时间接收各路八卦。

  家里有一个他特喜欢的北国混血弟弟和病危的爹,还有个双目失明的皇叔,其他兄弟姐妹都因为事故死光了,长安并没有非常伤心。

  有钱是很有钱,但基本不为自己花钱。


尤古卡   

  举手投足都有贵族感的英国人,但只是不和人多接触导致一些动作看起来很有范,日常逃避社交但不恐惧。

  感觉阅历丰富而且会说出很多带哲理的话,事实情况是他不说话。作文总是只有45切入分,可能和他性格有关。

  所有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常见玛丽苏文里的高冷校草,被叠玛丽苏buff如同吃饭喝水,校论坛每个季度换一次他的身世猜测,落魄贵族,黑道大佬,卧底特工……感谢他本人不看校论坛,不然这个贴也就这样了。

  一等睡神,总是能睡着,不知道晚上都在干什么,但即使天天上课睡觉成绩也稳定且段十八,不睡觉就是板着恶人扑克脸,但黑鹭说他只是在神游。

  家里亲戚众多,比起长安家他们相处得很和睦。

  不见底的雄厚财力,会自己默默买单的人。


黑鹭

  打小就法国精神的法国人,罢工罢学嘴边挂,屁话贼多天天叨,但在一般都会在他哥的一巴掌过后老老实实爬起来学,天天挨他哥抽,死不悔改。

  

  实战天赋点满的学生,考纯理论中上,考高难灵活题满级,喜欢开玩笑但意外的有分寸,会在一起奇怪的点变得浪漫,因此散文类作文能超常发挥。

   论坛吃瓜人,试着开过学校的QQ墙但是没几天就被抓了,写了800字检讨。

  本来是偏体育生,但因为他哥学理时间多,带着他成了理科生,没有他哥参加的竞赛,他一定是第一。

  

白鹭

  和德国人一样的法国人,严谨到诡异,有洁癖加强迫症。他和他弟都是帅哥,但是很明显他弟不喜欢谈恋爱,他没有喜欢这个感情。也是扑克脸,但相较于尤古卡,他看起来只是高冷不是明天就把你沉尸。

  理科天才,文科也不错,但因为物理和数学实在突破天际的好,经常被忽略。不是很懂浪漫和抒情,写东西被长安委婉地说过像流水账。

  论坛只收藏了学习楼,作息如同点钟一般规律,因为和长安同属主席团经常晨会演讲,颜值吸引了不了解他的学弟学妹在告白墙偷偷摸摸告白他,了解之后当天就把投稿撤了。

  家庭不是非常有钱的那种,但是各种竞赛奖金完全够他生活,平时也不怎么需要他和黑鹭花钱,尤古卡和长安会主动付钱。


伊里布

  长安的冤种朋友(?),和长安的方向只有部分不同,上到高三大学,下至刚入学新生,没有一个他不敢撩,没有那个他不敢谈,世界第一渣男。

  因为小的时候迫害过饺子和长安,间接性导致饺子失踪三年,直接性导致国家易主和长安兄弟姐妹的死亡,所以长安很烦他,饺子也比较讨厌他。

  酒量不错,极少时会抽点烟,为人洒脱豪爽但不一定有什么好心,花花肠子很多,脑子聪明但对学习属实兴趣不大,以及性格无比的欠,极其的欠。

  打架斗殴很经常,德育处和家一样温暖,永远都是我错了下次还敢,虽然打的频繁,但伤不重,有些淤青已经算很过的了。

  比较神秘,没人知道他住哪,甚至是一个粗略的方位都没有,家长会也从没人参加,即使打人也没有被请过家长,论坛上任何讨论他身世相关的帖子都会被删除。


饺子

  有俄罗斯血统的华夏人,长安同父异母的弟弟,小他四岁,目前是初中生,妈妈死后被父亲接回国内并拿到了华夏国籍,汉语比俄语好一点点。

  在国中的初中部上学,和他哥一起住,吐槽食堂太难吃所以会做饭菜带到学校吃,有时会到高中部送饭,白鹭经常看着长安被送饭然后看看自己原地犯傻的弟弟感到人类的参差。

  学习中上,文科偏好,历史和语文是可以考段一的,作文因为立意够新够深,加上写得不错所以是他的加分项。性格油嘴滑舌,总是笑嘻嘻的不生气,但非常讨厌伊里布。

  平时都会带口罩和眼镜,但其实不近视。腿脚功夫了得,身体柔韧度高,几乎每天都要和老师解释自己的灰色头发不是染的是自己长的。

  

附:


如你所见(我靠这句好中二),这是一篇很弱智的校园文,我方承诺绝对不会有什么离谱的东西出现。


也不会有血腥暴力情节,CP会甜甜,绝对无伤。


因为对红帽子不够了解就没写简介,足够了解了后续会补上。


如果有什么灰暗的,诡异的,奇怪的东西,那是幻觉,可以通过及时关闭本文等待下一章更新再阅读。

如你所见,这是一篇普通好笑的普通初中校园文。

最近一个较完整的口嗨

避雷看P1 是没有安哥的安饺向(哥:?)

有伊,但是伊哥单推慎点❗️❗️❗️

整理了一下最近的聊天饭

依旧安饺

含一点点❗️毁容❗️和❗️安哥打人❗️

群号977566428 安饺cp群 加了有饭,天天都有,不管是纯情还是mob 清水到大荤大肉 be到he 原著设定和脑洞大开 

主要是饭多。

【安饺】 如果没有明天

如果没有明天

❗️绝症设定❗️

❗️安饺❗️

非原著剧情


  消毒水味包围了饺子,他躺在树影和布料交织的床单上,输液瓶里的液体一点点落下。


  “诊断书下来了。”医生把长安叫到办公室里,哑着声:“我这边就是想和您讨论一下救治方案,但是后果都不一能好,家属这边要有个心理准备。”

  

  长安熬了一个通宵,从另一个城市连夜开车过来,一个月里唯一清闲的整个夜晚都在高速上度过,他用力的眨眼,低头抚平西装袖口的褶皱:“您说吧,我倒不了的。”

  

    “如果要治,保守估计能延续到9个月,但后期费用是很高昂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就算尽全力,患者出院后一会程度上会伴有很多的后遗症。”

  “那……如果不治呢?”


  “2个月应该是最多了。”


  两个月……


  饺子缓慢抬手,正午的光从指缝漏过去,临床的中年人正扒开一个橘子,柑橘的汁水飞溅出来,送给劫后余生的饺子一个柑橘味的中午。


  他呆呆的盯着天花板,看见窗帘外的阳台有一个影子,那人在边上,他的影子像船飘在飘忽不定的云上浮在窗帘前。


  饺子没有力气坐起来,他的脸上还带着呼吸机的面罩,手输着液,他只好像焊在床上一样定定的望着。


  是什么时候开始崩坏的,居然连他自己都没察觉,他在年会上突然晕倒,不知道影不影响绩效。


  “长生……”阳台的推拉门开了,夏末秋初的风吹进来,树影间的光拥抱着寂静的病房,米白色的窗帘像傍晚海边的裙摆,被风刮出最夏天的弧度。


  长安带着过期一个晚上的橘泉之绿的味道,他的表情像是包含着难言之隐,蝉鸣聒噪的响着,皱着的西装和树荣草盛的中午一点也不搭。


  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他未能见过的东西。


  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他们未能去见的东西。


  “哥,我们回家吧。”





——————————

没完,背景大概是现代,结局是be就是说

【安饺】沉沦

❗非常非常ooc❗


❗双视角第一人称❗


❗微微黑暗向带捏造向  ❗


❗cp安饺 ❗


❗属于啥也没讲脑洞大开型 ❗


无雷者下滑↓↓↓











【长安视角】

  那是我第一次看见那孩子。


  衣服破旧,灰色长发一直长到腰下,只用一根红布带潦草扎成马尾。


  那双眼中的情感满是讨好,只在父皇没注意之时,溢出些许怒火,又转瞬被某种敬畏的情感掩去。


  他是一只初来驾到,遍体鳞伤的狐狸,自愿拔掉獠牙利爪,嗑着头走向敌人。


  他是个可用的人,那个连姓氏都没有的孩子,是我的第六个“手足兄弟”。


  于是乎,我找上了他,王宫里的家伙只知享福安乐,无恶不做,一个两个都是披着熊皮的蛆虫,腐烂到骨子中的生畜,但我能感觉到他的不同,若能将他变成我的棋子,在未来他必然会给我带到收益。


  我不介意养虎为患,他亦知道我写着一本打破塔拉斯千年循环的书,我期盼与他产生一种更高维度的共鸣。


  我拥抱他布满淤青的身体,推开房门迎接他入室,与他共枕一张床榻


  我开始关心他,照顾他,教他父王不认同的,真正的道义,直到那双总是充满警惕的双眼对我流露出真情。


  他想在我身边多留一刻,我明白我得手了,同时我也沦陷在他那双眼中,那不必言语的爱意把我冲得昏昏沉沉。


  我又起草了一份计划,将他加入我的生命中,我不再只专注与保持权利和人性,因为我亲手找来了一个变数,我每一晚的烛光下感叹:


  多么纯粹干净的灵魂。


  直到分别后再次相遇,我默许他在夜晚爬上我的床榻,我才敢承认,从第一次在宫中看见他的时候,我就义无反顾的坠入一个漩涡。


  我选择与他共同沉沦。


  …………


 【饺子视角】


  我想,我可能有些醉了。


  罪恶在眼中颠倒,街道上有悲痛的灵魂在哭叫,泥水里囚禁了一只动弹不得的鸟,墙角生出一朵脆弱的玫瑰。


  我可能是喝醉了,便大胆去邻居家要一瓢水,邻居家那个男人的酒很烈,他给我喝了一杯。

 

  身子暖了,为了庆祝,再喝一杯吧。


  水来了,为了庆祝,再喝一杯吧。


  喝了这么多,好厉害啊,再喝一杯吧。


  我听说,他是干农活的,手过于粗糙,可是他那双枯槁干燥的手,也会这么烫吗?


  之前没有注意到,原来他家的灯晃得这么厉害,我也第一次知道水泥地这么粗糙,我的背快被磨破了。


  我难以呼吸,只想知道,他什么时候可以给我水呢?


  一只可怜的鸟在泥水里挣扎,她的羽毛曾经充满光泽,眼睛也像宝石一样亮,但是现在她不美了。


  光照不进泥水里,她的羽毛需要光才会熠熠生辉,她的眼睛需要光才会发亮,没有光的她和其他小鸟没有区别。


  小鸟她生病了,不久后便走了。墙角的玫瑰也被虫蛀了,那个拥有玫瑰的孩子哭得很疲惫,便睡在玫瑰的残骸前,每日做着有玫瑰的梦。


  …………


  我想,我可能有些醉了。


  富丽堂皇的宫殿,平滑岩石搭出的台阶,他们拿来的云锦,一寸要两个姑娘织很久,一身衣服要一家姑娘效力一辈子都不够,连头上的发冠,师傅都要反复做十几年。


  国王坐在他的王位上,他的权杖是很贵的木材,听说里面藏了一把利刃,有助于他时刻挑下造反者的头颅。


  可是我记得利刃出鞘时,掉下的不仅仅是造反者的头,还有很多文学家,革命者,艺术家和普通人。


  一些承担不起税务的家庭,一些家中男性年迈服不了兵役的家庭,一些女子不愿进宫的家庭。


  他们的血填满了护城河,外境的马蹄踏破了肿胀的身体,死尸和秽物在滚水里搅动,最后熬成一锅“金汤”,结束他们悲惨的一生。


  我对着国王行礼,将三下头嗑得无比响亮,大殿里所有人都在看国王,我抬头喊他一声"父皇",大殿里所有的人互递眼神,但那个穿藏蓝色长袍的人在看我。


  他的眼睛盯着别处,但我低头时无意间和他的目光相撞。


  我大抵是醒酒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我的大哥,是国王和正牌皇后生下的,但是他不像一个生活在宫里的王子,他不沉迷,不聒噪,不极端,不颓废。


  他很温婉,总是最清醒的,也是最危险的。


  究竟是怎样的人,才可以在权利和人性中寻找一个中间点,在王位战争里下一局紧抓民心的棋局。


   让我在他身边多留一瞬,我从未被这样温柔以待,蛇的腹部滑上我的手臂,我和蛇共眠在一张床榻。


  我不再总做有玫瑰的梦,因为我遇到了一条爱着我的蛇,我在每一晚透过他的眼睛感叹:


  多么伟大的灵魂。


  直到分别后再次相遇,我在夜晚爬上他的床榻,我才意识到,从第一次相见时,我就踏进一个他的陷阱。


  我选择与他共同沉沦。



————————

《需求》改的,属于老饭二次烹饪。







没事干可以不要作死

❗️多cp降智段子❗️


❗️安饺❗️赛姬❗️帝布❗️伊莫❗️


❗️非常ooc 甚点❗️


梗源:tiktok


梗:骗对象自己搞大了别人的肚子


无雷下滑↓↓↓↓









【安饺】


  (饺子在副驾驶迷迷糊糊企图补觉)


  长安带着蓝牙,开启戏精模式:“您好,请问什么事?”


  此时饺子还在半梦半醒。


  “对,是我……什么?不好意思,我可能没有很懂你的意思。”


  饺子闻言醒了一点,窝在边上听,没太在意。


  “不这不可能,我确认过的。”高架桥上堵得水泄不通,开始有一两个司机下车靠着门看路况。


  饺子逐渐清醒,他感受到八卦之魂在召唤。


  “别开玩笑了,她不可能怀孕的,空口无凭……”长安故意下车,且用力关上门。


  饺子缓缓打出一个问号,车窗外的他哥眼中三分震惊三分冷漠四分不可思议。


  饺子结合他哥的反应和措辞,得出一个结论:他哥,这个忠于党和人民的哥,这个日常读物都是马哲的哥,共产党宣言倒背如流的哥。


  欠风流债了。


  饺子瞳孔地震,分析这件事的合理性,困难的就像让他去证实哥德巴赫猜想,这件事发生的几率,等同于他亲眼见证宇宙热寂的几率。


  长安装作难以表达的样子上车,刚开口一个“我”才出个音,饺子就捂住了他的嘴,别过头长远地眺望人类未来。


  “哥。”


  “诶。”


  “你说,我此生,有幸证实哥德巴赫猜想吗?”


  “你学金融的,和歌德巴赫猜想有什么关系……”


  “那你觉得我有生之年能见证热寂吗?”


  “人类倒也不一定能活到那个时候……”


  饺子猛得一回头,马尾辫狠狠抽在他哥脸上,紧紧握住他的双手:“所以你没有出轨,没有搞大其他女性的肚子。”


   长安沉默的对视,三分钟后他把手抽出来,将脸埋向方向盘。


  他的身体开始不住的颤抖,留饺子一个人在堵的水泄不通的车里凌乱。


  一分钟后,车动了,饺子琢磨透了,他尬在风里,仿佛风躁都没他哥的笑声大。


  禁欲系国王的形象,崩盘。



【赛姬】


  美好的清晨从你超美丽的白发黑皮名媛睁眼开始。


  但是今天十三姬一抬头看见某个铁T披着头发,靠在她造价昂贵的飘窗上,枕着她的潮牌限量定制款靠枕,金色发丝都仿佛飘出高雅的玫瑰香。


  “亲爱的怎么了嘛?”


  赛姐没有回答,她从口袋里拿出一根不知道怎么来的糖棍,叼好。


  “我……”


  “?”


  “十三姬,我可能……”


  “可能什么?”


  “把别的女的肚子搞大了。”赛姐忐忑不安又有点小期待的说出这句话。


  “亲爱的,是不是你睡太少了。”


  毕竟是一个月不见的les,昨晚两个人一时间没控制住做到了三点,而现在也才六点。十三姬揉揉自己软软的白发,道:


  “你没有这个功能,不然我早有了。”


  “……”赛姐噎住。


  后来赛姐发誓她再也不和那群死男同一起整活了。




【帝布】

  帝奇:“……”


  帝奇:“…………”


  帝奇:“………………”


  他着实开不了口,只想给出这个题的人一顿暴击。


  他深吸一口气,看着布布路赤裸上身,穿着五分裤躺在地上修车。


  他走了,并在周一上班的时候给吃包子摸鱼的饺子来了个暴击。


  饺子抱着自己的豆浆包子福鼎肉片,在懵逼中惊呼:“Why??????”


【伊莫】


  伊哥可勇了,他超勇的对着刚开完会的莫里斯迈开拽如二五八万的步伐,一张帅哥的脸也抵挡不住这个B为所欲为的行动。


  “小莫。”他装出一副纠结又尴尬的模样。


  “干什么。”


  “我和你说个事,你要冷静,好吗?”伊里布目光诚恳,牵着莫里斯的手让他坐在沙发上。


  莫里斯眉头一皱:“你是不是又把长生头发点了?我真是服……”


  “不是,”伊里布紧紧攥着他的手,诚恳又卑微:


  “我把上次那个女的肚子搞大了。”


  “……”莫里斯陷入了沉思。


  莫里斯甩开伊某人的手,去公司前台把那个坏键盘拿出来,


  放在伊里布面前。


 “跪吧,跪到律师把离婚协议拟出来。”


  后来伊里布花了30分钟才让莫里斯相信自己真的只是在开玩笑,而且他真的没有前女友,也没有前男友。


  那天,伊里布包含冤屈的“你真的是我初恋”响彻了整座办公楼,那天,整个公司的人都知道了千岁老神伊里布是处男这件事。


  当然,第二天来时,伊里布脸上两排牙印,千岁老神春风拂面,逢人就炫。


  长安亲自包了个大红包庆祝千岁老神破处,就差在伊里布办公室前贴个横幅点串鞭炮。





————————————

补作业补到麻。

【安饺】COUNTDOWN 24 HOURS 2

COUNTDOWN 24 HOURS

90年代

二线城市

前任外交部长安 X因伤退役兵饺

微帝布

无雷下滑 







   赛琳娜走后,卖肉的罗叔把今天的里脊肉拿过来了,还顺道带了刘婆的菜,饺子和其他队友刚退役搬到这里时,罗叔就问过他的腿是不是不方便,此后每天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就把饺子前一天要的肉提过来,罗叔说钱什么时候结都可以,饺子一个人吃饭也要不了多少肉。


  饺子谢过罗叔,在小卖部门口架火随便做了一荤一素,拿了个剩的馒头当主食,就算是午饭了。


  下午人多了,还有两个穿衬衫的大哥买了汽水,自己提溜个凳子坐在门口吹风扇,说是凉快凉快,但眼神一直往路过的姑娘们身上晃悠晃悠,被发现了立马缩回来,尴尬的要死。


  见往姑娘身上晃悠不行了,就开始在饺子身上晃悠他们的目光,饺子也不避讳,看见了直接一巴掌拍下去让人抓紧滚滚滚,少当社会流氓。


  三点多的时候,一个学生的家长过来把包子钱结了,他们差不多都是住一个院的邻居,基本上就是谁要出门,有路过小卖部就把大家的钱捎过去,倒也挺好,省的饺子自己一个一个算钱了。


  也差不多是这个点儿,看着太阳小了,孩子们呼啦涌上街打打闹闹,饺子也没得闲去晒太阳,呆在店里忙得快飞起来。


  “总算是消停了。”饺子刚坐下没两分钟,又有人进来,青年的头发相当显眼,略长的黑发里有一撮白色,额前的刘海看起来比上一次见他更长了,有点遮眼。


  “啊,帝奇,难得看见你不在店里啊。”


  饺子娴熟地打了个招呼,虽然对方的表情还是有点冷着的,但饺子也习惯了,便没说什么,把另一张椅子踢出去给他坐。


  帝奇坐下来,凑到风扇前吹吹风才说:“布布路今天晚上想吃烧烤,问你来不来。”  


  “来啊,你们俩进展挺快啊,同居了?”饺子一脸八卦,从边上的冰柜里拿了两瓶啤酒,帝奇挥手拒绝了,满脸嫌弃道:“不喝,你不当兵了这么八卦的吗?” 


  “我不是问问嘛,赛姐晚上去吗?” 


  “她晚点到。”  


  饺子吊儿郎当地笑到:“赛姐最近应该是脱单了吧,我看她早上来买烟时骑摩托骑的那叫一个快,早上10点啊,满面春风的,啊你别和她说啊,不然我活过今天没明天了。”


  “那你说晚了。”帝奇抽了张纸擦汗:“你最近还是那样吗?”


  “是啊,没好过。”


 “长安大哥最近没回来?” 


 “反正我日记里是没写,应该没有。”


  帝奇沉默了一下,答:“晚上十点来吧,去江边。”


  “好啊,你赶紧回呗,万一有客诉就......”话音未落,帝奇赏了他个白眼,回去了。


  帝奇走后没多久,天阴了,饺子赶在第一滴雨掉下来前把遮雨棚摇出来,再把大遮阳伞打开,看着越下越大的雨默默把自己的炒锅收了起来,提出了小碳炉,把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但是还可以吃的地瓜放上去烤。


  雨下的很大,空气逐渐潮湿,饺子的左腿有点隐隐作痛,天气又热,饺子感觉自己逐渐像一碗蒸锅里的芋泥——满头蒸汽但身体又有点冰,还喘不上气。

  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饺某人马上抱着熟了的地瓜爬回店里吹风扇,以防自己被闷得窒息。


  此时正在处理食材的帝奇看着天,抽骨的手略有些犹豫。

  就在饺子贴着膏药感叹榕城湿气实在有点重,和西藏是不一样很多的时候,赛琳娜骑着摩托出现了,饺子瞟了眼外面那么大雨,电闪雷鸣的,又看向仅仅只是裤腿偏湿的赛姐一脸迷惑。


  “雨衣罢了。”


  “你雨衣质量有点点过分。”


  “不要问太多,来包烟。”


  “你抽完了?半天的时间你抽完了?你的肺还好吗?”


  “没,给人顺走了。”赛姐思考了一下,说:“算了,戒了。” 


  “我艹,奔走相告,老烟枪戒烟了!”饺子拍着膏药说,赛姐懒得和他扯,扒拉出椅子坐了一会儿,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出店门把摩托上的一个袋子拿出来:“我差点忘了,西瓜,借你冰箱用一下。”


  “行叭。” 


 赛琳娜和饺子坐在店里等雨停,期间赛姐闲着没事溜溜达达帮他点了个货——虽然饺子昨天已经点过了。


  九点多时刚好雨停了,饺子关了店,给卷帘门上贴了个自己的号码,赛姐前把手挂个瓜,看着这位七级伤残人士,便顺手把饺子载去江边。


  帝奇早已架好架子等着了,饺子老远就看到一个非常“明亮”的布布路抖开了一张防潮垫,回头看见赛姐的车便大声喊到:“饺子!大姐头!这里!”


  虽然海边照明不是很好,但饺子还是看清了布布路挥舞的手,戴着个荧光手环,露指手套在小指的位置空空荡荡,他左侧的头发被防风镜向上卡住,米黄色的助听器卡在缺了一角的耳朵上。


  赛琳娜没带头盔,咸腥的海风刮起金色短发,露出侧边脸上的眼罩。


  帝奇把烧烤架架好,等饺子下车慢慢晃过来,便把火引子和打火机丢给他,拉着布布路到不远处的堤坝上坐下。


  海风里他的呼吸声被放大,很缓慢,从胸腔起伏到无意识的叹气声都很缓慢,就像是肺部缩小了,没法大幅度呼吸。


  饺子优先升起篝火,火光反射在左腿的外骨骼上,亮着微红的光。


  饺子开了一罐饮料,汽水的声音混进了燃烧中。














【七夕贺文】COUNTDOWN 24 HOURS

90年代

二线城市

前任外交部长安 X因伤退役兵饺

无雷下滑 








  自行车叮叮铛铛在街上飞过,放假的学生把包绑在自行车后座,小心翼翼的如同壁虎抓牢了树枝,近在咫尺的麻雀不顾熊孩子的惊呼,一声蝉鸣后飞远了。

  孩子们难过的叹息,从树上跳下来时却差点踢翻自行车。

  “你们又抓小鸟玩啊。”街边的小卖部侧门出来一个扎丸子头,戴大墨镜的青年,他穿着一件被汗水沾得有些湿的不合身的短袖,短袖太长了,黑色的短裤仅露出些黑边。

  他看了看煮茶叶蛋的锅,又顺手从门口的鸡蛋框里挑了两个干净的扔下去,随后将蒸包子馒头的竹蒸笼打开,那股淡淡的甜香马上飘了出来。

  “饺子哥!”“饺子哥早上好哇。”“哥我们早饭还没吃呢......”“饺子哥,外面好热啊。”学生们看到他,鸟也不抓了,硬是吵着要进店里凉快。

  “兔崽子,一天到晚净坑我来了。”饺子笑骂一句,说:“过来帮我开门吧。” 

  学生们欢呼着,嘴里喊着“谢谢饺子哥”“哥您大好人”,七手八脚地把卷帘门开了,打开大风扇照脑袋吹。

  饺子一边装包子鸡蛋一边说:“别照着脑袋吹!小心头疼!”

  他将茶叶蛋和包子放在柜台上,学生们用袋子抓着,一个一个分,饺子则仔细看着柜台上的价格表。

  他的柜台有一面看不见,那里贴着留言条,很多张留言条,它们有些卷边,发黄,把每一个供货商和常交流的邻里的联系方式都记录下来。

  还有一句反反复复的:“你只有24个小时记忆” 

 他只有24个小时的记忆,每天早上起来,天花板上那巨大的字都会提醒他:

  “你叫饺子,这里是榕城,你开了一家小卖部,店在楼下,现在去客厅的橱柜上,那里有一个本子,一定要好好阅读!”  

  厚重的牛皮本是他的日记,自从他得知自己这特殊的病症后,他就每天都会记日记。

  在日记里,他会知道他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叫长安,曾是外交部部长,今年28岁,对自己很好,自己是退役军人,左腿有伤,当时就是因为这个伤退役的,如今已经好很多了。

  这日记大多数时间是他自己记,有时哥哥会帮他记,饺子每一次看时,都有种奇妙的感觉。

  就像在阅读一个陌生人的人生。 

 对于别人来说,每天睁眼都是崭新的一天只是一句鸡汤,对他来说确实实实在在的现实。 

 面对冉冉升起的朝阳,他蜷缩在客厅的椅子上读完山一般的日记,就像一个敬业的演员读剧本,用沉浸式的手法演绎人生。

  他要背下相册里每一张脸,反复翻看冰箱上,灶台上,沙发上的留言条,就像演员一样入戏,像稚童一样学习。

  每天都是崭新的一天。

  “吃完快点回去,不然你们家大人要说我了。”  

  “他们说什么呀?”

  “他们说我,小生啊——你不要老宠着我们家那个兔崽子......”他模仿几个奶奶的调子,捏了捏一个小胖子的脸:

  “还有,不要老给我家崽子吃肉包啦,他都好胖了。”小胖子一拍自己的胸脯,身子上的肉抖了抖:“我才不胖!这都是肌肉!” 

   饺子哈哈笑着,说:“好吧!你说是就是啦,唉那个包子是我的!”  

  学生们吃完便呼啦骑上自行车跑了,饺子搬了张小椅子出来,坐在鸡蛋框前喝可乐,薄衫本就短的袖子被他卷上去,露出和外面一截胳膊色差极大的晒痕。

  饺子热得难受,手肘抵在腿上,干脆眯了一会儿。  

  他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一个人从后抱住他,在自己那间卧室,那张床上,午后12点的阳光透过窗帘照进房间,好像一个漫长的黄昏。

  肌肤与肌肤之间触碰的黏腻可以被一句吐字清晰的“我爱你”解决,有人赤裸着上身贴进他的背心,风扇叶片转动着,他感觉自己的发梢上有水。

  他回过头与一人热吻,仿佛已经忍耐多日,就像一朵猛然绽放的花,他将手伸向背后那人的腰带......  

  远处传来摩托的轰鸣,一个高挑的女性将车停在小卖部旁,她阔腿裤的裤脚摇晃着,时不时露出穿低跟鞋的脚踝,她的到来将饺子从那场梦中拉回,饺子揉着墨镜下的脸,女子和他打了个招呼:

 “哎饺子,早好嘞。”

  “赛姐,你今天好早起啊,要什么?”

  “拿盒ese。” 

  “少抽点啦,9块。” 

  “说的和你少抽了似的,你自己小心腿啊,我走了。”  

  赛姐挥挥手揣着烟跑了,她跨上摩托嗡一声飞出了商都街道。

  饺子看了眼带下楼的日记本,想:大概是谈恋爱了吧,铁树开花。

  他又想起了自己的梦,一个奇怪的梦。

  与他相拥的人是一名男子,他好像很熟悉这个人,但偏偏就是想不起来。

  饺子抬头看着居民楼,想:青天白日做春梦,看来是我堕落了。






大家好!我是咸有姬♥️

一个人在找冷圈的粮的时候

是不是像这样慢吞吞的在大标签里找粮呢?

那就太low了啊❗️❗️❗️

听好,是喜欢嗑粮的同仁女的话

要是加上同好的群的话

能吃的粮是不是就牛逼很多了呢♥️

来,试试看💗

——————————

是安饺安的群💗

我圈一些主要的做饭方式:和圈友的聊天记录

是和章鱼老师的聊天记录@爆浆章鱼 

果然,最香的饭是聊天记录。

❗️IF线黑道安饺❗️

原文:Demi-mondr 主页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