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咸鱼茄子煲

原ID咸鱼·游
看文私信.

【沉戬】情书


*现代pa 

*短打  微微量云冰

*前提:喝多了的高中生在不靠谱大学生指导下,给杨戬写情书。

无雷下滑↓↓↓

001


  酒瓶从沉香手中坠下,砸在地板上洒了大半,看得李云祥不禁皱眉,因为它洒的是敖丙的地毯,据某人言超级娇贵,超级难洗。

 李云祥打着酒嗝,手上攥着杯子,做着指点江山般的迷幻动作: “沉香……我(文明东海)的地毯……嗝……你别把酒洒上面……”


  沉香不应话,片刻后才从嗓子眼里挤出个“啊”,满地找纸,找不到最后狠狠薅起自己的校服,铺在地毯上。


  安静了没两下,李云祥开始用手捡盒子里的毛豆吃时,沉香突然喉结一滚,头嗑在沙发上开始长喊:


  “啊——”


  李云祥差点被他吓得跳起来,慌忙间把整瓶剩下的啤酒都干到他头上:“你什么玩意我去……弟弟,咱三太子在里头睡觉,吵醒他你和我一起去桥洞底下睡?!”


  谁知沉香不知是上了头还是怎么着,他颇带委屈可怜地哼哼道:“呵……狗屎……有对象就是(文明东海)好,(文明东海),你凭什么有对象……为什么杨戬是我舅舅,(文明东海)杨戬要不是我舅舅,我当着你的面,我糊你一脸狗粮……”


  一语结束,沉香猛然坐起,瞪着两只迷糊的眼睛,打着酒嗝,“杨戬啊……杨戬啊……”地开始念叨起来,李云祥顿时人都清醒了一半,为防止沉香深夜不得美人发疯而痛失两百平豪华公寓居住权,他拍拍胸脯:


  “这事儿,你听我的!来来我教你……嗝!教你如何追人。”


  沉香人一摊,和李云祥四目相对好几秒,眼神复杂得像一道三角函数,最后他死马当活马医一样说:“大师,教教我。”


  “多简单……”李云祥把一粒豆子挤出来让它在空中飞出一段距离,在用嘴咬住:“你说不了,字还不会写了……?堂堂东海市最好高中的年段前五,使用你无敌的文综啊!”


002


亲爱的舅舅:


  见字如面,进来身体可否安康……


  “你虎啊!他身体安不安康你不知道?”李云祥一巴掌拍下来,“你懂个毛线,这是格式!没有格式不给分好不好!”沉香反吼他一声,抹抹额头继续接着写:


003


  “当你看到这篇情书时……我想,我想要告诉你,我其实已经心悦你很久了……”沉香写道这里,欻欻两下划掉了字,很不悦地说老土,“哪有一上来就这样的,无聊死。”李云祥赞成他的观点,偷摸着又给沉香灌上酒,一人半瓶,“你……不说教我吗?提供下帮助啊靠谱的大学生。”


  “提鸟蛋……我是工科生,你换敖丙大概会写……他就爱看这些酸不拉几的。”


  “那你文明蓬莱信誓旦旦地说教我!”沉香一下子面孔扭曲了,嫌弃地磨起后槽牙,想了老半天,他才别扭地下笔写上:“今日书信一封,想要同你说些话,我和你生活,已然是足七年载……”


  李云祥不知什么时候挪到他座位边上,似乎对那一排排跳舞的玛雅文明符号起了很大兴趣,谁知沉香写完,又开始和纸张大眼儿瞪小眼儿。


  “……嗝,怎,怎么写。”他突然泄了气儿,郁闷极了倒在桌上,李云祥思考片刻,和沉香一起歪着说:“你这样,你就写,写你的心路历程……嘶,比如你什么时候动心,比如你打算什么时候告白,你什么时候想做……”


  沉香:“好了打住,再说就不礼貌了”


004


  沉香不理李云祥了,自个捏着笔扭扭歪歪地写:“七年时光似乎从指尖掠过,你让我跟着你时的场景好像还在……嗝!还在昨天,我还记得……你那时看着我的笑意……”


  “我难以忘却的……七年里和你度过的每一分秒,我记忆里,有依旧清晰的,你来抓我时,贴的那么近的眼睛的里的倒影……”沉香喝得晕头转向,字就像铁线虫弯弯绕绕爬在那张作文纸上,他越写脸越红,李云祥确认完敖丙还在睡觉回来时,沉香已经和蒸熟的虾差不多颜色了。

  

  大才子本来的一手好字如今硬是四仰八叉地躺在纸上,能看出来就很不错了。


  李云祥看不清,劈手就要夺,于是几个回合后两个加起来身高快四米的大男人在客厅打起来了。动作相当幼稚,招招直逼下三路。


“我(文明蓬莱)!(文明蓬莱)你还给我你个(文明蓬莱)——!”


“(文明东海),你丫喊啥我做啥?老子不给!我一个……(文明东海)!下手这么狠!”


 “拿来!李云祥你(文明蓬莱)手往哪拧啊!”


  “轰”的一声,里头主卧的门开了,沉香马上从李云祥手里抽过情书,对面不再有所作为,因为李同志的心,已经凉了半截。


005

  晚风萧瑟,树林阑珊,与岸齐平的潮水在风里悄声歌颂月亮,上方明亮的装饰灯让黑夜并不寂静。


  “风景真好。”沉香咬着毛豆说,手上还小心地捏着纸,也不知道到底是醒酒了还是没有。


  “哈哈,”李云祥干巴巴地应到,“是,脑子清醒了不少,你醒了吗。”


  “没有。”沉香从口袋里抽出一根笔,坐在路边,“我感觉我就有种这一回,不写完我不姓杨。”


  可你本来也不姓杨。李云祥腹诽一句,坐下来薅了一根叶片细长的草,开始在手里头编东西,他边玩着,边问:“你写到哪儿了?”


  “写到心动了,”沉香淡淡丢出一句,突然想起哪个夏天,舅舅从外头回来,他流着汗,从两颊到耳朵都热得红成一片,他本就不黑,身材又那样好,汗水顺着呼吸流淌进衣领的模样,在沉香脑子里比片子都闹心。


  杨戬东西都来不及放,就优先解答沉香手里边那道历史论述,他话里还带着点喘,整个人像个火炉,可还是很耐心地讲起来,最后也不忘补上一句“这个太难,如果不是我有看去年你们质检的材料,八成也是说不到点上”。


  沉香三两句潦草写完关键点,火急火燎地找出换洗衣物和浴巾塞给杨戬,那模样,生怕他一冷一热会害了什么病似的。


  杨戬被抢了手上的袋子又推进浴室,他看着自己这外甥有趣,便说着我去就是了,他笑了笑,带上浴室门。


  沉香一个人在客厅愣了许久,只觉杨戬那笑实在好看。


  李云祥看着编得奇丑无比的抽象小狗,最后决定还是把它安放在淤泥里,而沉香回想完那笑就像任督二脉被点通了,不再怔怔地对着纸半天憋几句,等李云祥把第二支不那么抽象主义的小狗编好后,一扭头大才子已经写了四页,如果那纸是钢板,笔尖必然迸发出了点点火花。


  “我才没看多久……”李云祥想着,自己高三那会儿也差不多是这样的,卷子一到手他写得比答案出得都快。


  写完第五页,大才子沉香呼出口气,小心翼翼地撕下来折好放口袋里,他甩甩手,突然点了一下那抽象的小狗:“教我整一个。”


006


  清早,加完班的杨戬准备从银行回家时,秘书送来了封信,上面黏了个用黑水笔画了两条眉毛的草叶小狗,蛮简陋的,但是他一眼就看出来这只小狗是沉香,从气质上非常相识。


  杨戬看了看那用牛皮纸信封装的信,靠在办公桌上读起来,不一会儿就笑了,“二爷,这写了什么啊?”


  杨戬将信收好放到公文包里道:“这可不能告诉你。”


评论(8)

热度(360)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