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咸鱼茄子煲

原ID咸鱼·游
看文私信.

安饺,但是碎碎念

❗️还是那个小妈❗️

无雷↓↓↓






​五太太揣了崽,整个大院都知道,但是没人给他贺喜,五太太自己给自己要了些线和红布头,封了个小香囊挂在门边。

那天晚上他院子里静得吓人,声音传不出门就散了,长安晚上从军部回来,那院子里头红的灯笼像内脏似得瘆人,幽幽得照着房内外,依稀两个人影。

长安没回房,点了根烟在外面坐到早上,趁着仆人还没醒回去了。

早上饺子没起来,像是给足了老爷面子,他呆到中午披头散发地在自己那屋门前坐着,二太太手上捏着扇子,远远看到说他像死人一样没生气,饺子没怎么样,就是坐着,一直到刚拨给他的丫鬟颤颤巍巍地说:五太太,该进屋换衣裳了,他才魂不守舍地走进去。

晚上桌上吃饭,长安多留意了他几眼。很快他就来找五太太了,饺子问少爷要做什么,长安不应声,只示意他坐下,竟是给他号了脉,道有了。

饺子不知该笑还是该哭,最后他只能保持冷冰冰的表情,扯扯嘴角,有了啊,也好。他看起来柔柔的,总是一副魂不守舍,飘忽的感觉,长安看着那葱白纤长的手指和漂亮的

脸,越看越感觉不像弟弟,像个可怜的小妈妈。

长安扭头去带上门,小妈不高兴吗?他问起来,声音不是那公事公办的样子,带点黏糊,轻飘飘地搔饺子的耳朵。

没有呀,饺子挽起一边头发,我要是生了儿子,要是个不如少爷的才好,若是女儿……他没想好似得,头微低一副顺从模样,乖巧地很。

长安靠过去,手直接揽上了他腰,饺子没反抗安安分分地坐上他的腿,一只手给长安托着,没关系,没关系,他将饺子的手放到面前,浅扣着亲了一下。


评论

热度(37)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