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咸鱼茄子煲

原ID咸鱼·游
看文私信.

【伊饺】渴

【伊饺】渴

❗️CP伊饺❗️

❗️有two🌟暗示❗️

❗️有类似fc设定❗️

背景:流浪时期

无雷下滑








  麻雀和乌鸦飞过。


  这里是塔拉斯边境的少有的平原,现在还不是熟成的季节,但田野中的玉米杆也将近一人高,田野的尽头是一片荒草丛生的林地,如果穿过林地,渡过水深山高的大河,再越过几个山头,那大片石灰岩铸就的高原的对面就是另一个国家。


  已接近落日,除了想趁大人责骂前再玩些时候的孩童,还有一个男人挑着水稳当当地从田野边路过,也朝着林子那去,他是此地的农户。


  虽然这里的屋子几乎都是破出一个德行,但他的屋子却是好认,因为那院子的外边种了棵少见的植物,深绿的枝条和蒂上结了红得透亮的饱满果实,男人看着这植物便分辨出自己的家。


  他将水挑进屋子里,并没有注意到屋旁草丛不断摇晃的草叶。


  林子最外边的草丛突然无征兆的伸出一只手——带着些被草叶割伤的痕迹和土灰的手,悄然无息地摘下红得正好的果实,转身就跑。农户发觉时,他已经跑得很远,农户只得看见“小偷”的长辫子左右荡起,却根本撵不上对方,他原地骂了两句就气愤回屋,将水倒进缸中。


  这小偷跑出了二里地后才大口喘息停下,实际上他是绕了个弯跑回林子里,路远了点,但肯定不会被发现,毕竟他这两些天在各个农户家里偷......啊不,借的东西虽不珍贵,但也不少。


  他在溪水边洗干净了手和手里的西红柿,从一座破庙的边门走了进去,因为破庙破的非常认真,大门早已坏掉卡死,化为了梁的一部分支撑着门。

  

  小偷确认四下无人,将进来的门用藤蔓和叶子掩盖,又捡了几块砖压住,才唰地将脸上的狐狸面具扯下。


  按理说这是张出名的脸,这个国家中或许没人不会知道他——现任塔拉斯国王仅存的亲人,通缉令遍布青岚的皇子长生。


  黑暗圣井事件过后没一个月,他出境就屡屡受阻,这才导致了他逃亡到边境,通缉令还未完全传到这,但他今天已然看到为王室传书的苍鹰。


他必须离开塔拉斯,离开青岚。在这之前,他还得备好粮和假冒的通行证件,事情很多,长生——该叫他饺子了,已经接连几天都停在此处,得抓紧换地方,不要被发现。


  饺子检查行囊里东西齐全,便安心地盘腿坐下,开始嚼自己偷来的西红柿,全然不知身边的视线。


  伊里布正在边上看着他,当然,饺子感受不到,现在的伊里布保持着看不清的人形,粗糙且长的黑发乱七八糟地扎起来,像人侧躺在床上一样,手撑着脸盯着饺子。


  有点干的薄唇张开,牙咬上挂着水珠的西红柿,刹那间唇就被汁水沾湿,变得软而润,隐约可以看见一点小红舌头将碎屑和汁水舔舐干净,西红柿的汁水很多,有些顺着唇流下来,饺子马上伸出手抹掉。


  伊里布默不作声地看着,当祂看见饺子的唇被溢出的汁水浸润,他有点慌乱地擦去汁水又伸出舌头将碎屑舔干净时,伊里布突然感觉到“渴”。


  喉咙发干,虚幻的身体有点热起来,祂发觉这个食物必然是好吃的,解渴的,但祂更想看着饺子吃。


  那副样子配上饺子本就不错的脸,让伊里布有些冲动,祂想起来曾经有人献祭来的一些人类,他们很有意思,穿着平时街上看不到的服饰,颤抖着妄图走上神台,即使脸上带着娇俏的笑,伊里布也从他们身上闻见低等的恐惧的气息。


  金饰和宝石摇曳闪烁,轻纱和丝绸无法遮盖美丽的酮体,空洞的眼睛看着不断冲破认知的景象,最后在人类圆满的瞳孔里映出祂的身。


  在他们脚尖踏上最高点的那一刻,鲜血从颈的截断处高高喷涌起血柱,那些摇曳生姿,或男或女的人类向后倒去,血液被伊里布化形成地面的漆黑淹没,人类的头颅便飞出了神域,尖叫声隐隐透过了神域的屏障,穿透进祂的耳中。


  鲜血流淌在他三维空间的身体里,滚烫滚烫,那并不是解渴的食物,恐惧的啸叫也只是乐曲,他没有给自己创造感受渴的器官,但现在……

  好渴。


  伊里布想着,果实那被咬掉微微外翻的果皮,和沙状绵软的果肉,湿软的唇和果实滑过饺子喉咙的吞咽声,都让祂感受到渴。


  他想咬上去,咬上艳红的果实,同样让汁水触碰祂形似唇的造物上,但他或许不会止步于此,他更想知道,自己如今这小小的寄主的舌和口腔,会是什么滋味。


  近一点,靠近一点,伊里布捏造出呼吸,伊里布捏造出心跳,近一点,再近一些,捏造出神经,捏造出快感与欲望……


  就在伊里布想入非非之时,寺庙外传来异动,他的人性塑成大业就此中断,因为饺子马上抛下西红柿躲到陈旧佛像的背后去了。


  伊里布端详着佛像,它是木头涂上金漆,伪装成金属样子的大佛,但细节和面部轮廓的处理和雕刻都不好,也不知刻的是哪位。


  祂回到第三只眼里,沉默地等待。


  饺子顺势一躲,正好紧贴佛背和房梁,那里的位子足够一人坐下,只是因为结构的遮掩而难以发觉。


  几下声响过后,门似乎是被暴力拆开一个洞,来人嘴里骂着“什么破地方”,一边走进来,听着脚步和口音,八成是其他地方的小商队,贸然出去必定有危险,饺子的人生信条可是能苟就苟,傻子才硬碰硬。


  他小心地将脚收了收,敛声屏息地开始等这群人离开。


  山中寂寥无人,商人们和保镖此起彼伏的呼吸在庙宇里响起,然而即使是庙内的蟾蜍悄然一听,也能微微分辨出有个不在同一节奏上的呼吸声,很轻很慢。


  那是饺子,白天忙着躲人,晚上就吃了小半个西红柿的饺子疲倦地靠在佛像后睡着了,一些犹如浓雾般的黑气从他身上飘出,落到地面上逐渐有了人形。


  一个高大的成年男性,黑发长而杂乱,他裸露在外的皮肤是完美的麦色,配合他健美强壮的身体,这绝是足以叫人驻足观看。


  男人眉眼戴着几分戾气和凶狠,他似乎带有胡人血统,五官立体,英俊到人挑不出半点毛病,但仍然遮掩不住他那副凶神恶煞的气势。


  他回头一望佛像,很快又转回去,他踏出的步子毫无声响,有气息却无呼吸声,男人绕开地上的商人们和保镖,直直走向角落的箱子——那里有一个吃了小半的红色果实,伊里布拿起它。


  他打算先尝尝这个物体原来的味道,于是咬下光滑处的一块细细咀嚼。


  汁水确实沾湿了唇,但他忽略了自己没有味觉,所以他所能感受也仅有汁水和果肉的口感。


  接下来,他打算尝尝饺子咬过的那部分,就当是解渴。


  伊里布将唇对上缺口,咬下一块,和上一块并无太大区别,他有点失望地将果实拿远。


  不,等等,有什么不一样了,伊里布感受到了一些味道,一点点的果酸,还有甜,前者来自水果,后者来自他那小小宿主。


  伊里布似乎只能感受到饺子尝过的食物的味道,或许是因为沾染了他的体液,伊里布意识到了,饺子是他品尝人间食物的媒介,只有他沾染过的食物,才有味道。


  他嘲讽地笑了一声,不知是在笑谁。


  天明了,商队走得出乎意料地早,饺子拍着自己干巴巴的脸从佛像后面摸出来,他整理行囊,打算离开了。


  角落木箱上的西红柿不见了,饺子并未多想,只当是被动物叼走。


  “所以......你和我说这个故事是什么意思。”基地饺子的宿舍里,饺子正满脸戒备地看着窗边的高大男人,他靠在门上,随时准备夺门而出。


  男人的眼神不一样了许多,温和了些,同时也多些得意的笑:“别装不懂了长生,你知道的,你知道我什么意思。”


  “我知道吗?”饺子在面具下挑眉问到。


  “亲爱的,你知道我不爱说这个——”伊里布拉上窗帘,一步一步靠近:“我离不开你。”


  伊里布摘下饺子的面具,饺子的眼睛正笑着看他,两人的呼吸交融在一起,乱了节奏。


  “是的,我知道。”饺子的手滑下把手,反锁了门锁。伊里布用他宽大的手掌将他曾经的小宿主的腰牢牢抱住,另一只手从托起他,让饺子将手臂环上自己的颈,先一步咬住了那张总是往外吐出谎言的嘴。


  他感受到了比几年前那果实更甜的味道。


  手不安分地动起来,伊里布他知道一个饺子的秘密,让他喉咙干渴,渴望水的秘密。

——————————————

后续私信,评论可能会没法回哦


评论(28)

热度(163)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