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A咸鱼茄子煲

原ID咸鱼·游
看文私信.

来了朋友们!

本期专栏,我们围绕第七册和饺子及他背后的男人们(?)进行了男酮浓度极高的强悍整活 


其中将分为


开头预警预热(P1—P2)

DK13部分(P3—P5)

伊里布部分(P6)

最终结语(P7)

在此特别鸣谢:

内容排版设计师,插图绘制者和内容补充者,本次整活的总计划师@斑鸠本鸠 斑鸠老师!


意外出场的安推@爆浆章鱼 老师!

为我们又在一冷圈直线下坠而干杯🍻

T:输入法最前面的三个emoji是你磕的cp的结局

👊🥀😿

我总结为:相爱相杀,香消玉殒,后悔莫及

T:各mbti人对“生命,自由,爱,生活”的排序(老问题了)

oh……我是intp,我认为是自由,爱,生活,而我的生命已经被包括在其中。

T:当你oc在家里发现尸体,他第一反应是做什么?

她可能会说

又是哪个王八蛋嫁祸老子,(省略八百字电报)

你们真的是来上学的吗

主:哥哥组(既长安,尤古卡,双导,伊里布这些辈分当哥的角色)

*题材多来自日常生活

*没品ooc人

*不存在的中学校园pa  

 

 

 

  翻滚的雨云如同洪水向下压入城市,少年的发梢掠过电器展示窗,他抵着伞艰难向前走,橱窗里的电视正在播报早间新闻:


“结束了专题播报,接下来是近日的气象预报,A市今天大雨转暴雨,且伴随雷电,这场暴雨有可能是春节后的第一场强降雨,请各位市民外出带好雨具,如果可以尽量减少外出,避免交通事故......”


  长安不是没听到,也不是傻,他一步一步的绕过水坑,尽量不让水进到鞋子里,他的半边胳膊沾满了雨滴,校裤也是,可他还是在往前走。


  如果不是校领导脑子长双翅目环裂亚科目昆虫,这个天气他就应该在家暗度陈仓给他爹下毒!


  长安在心里默默计划,他实在是气,本来期盼着A市下暴雨,学校推迟开学一天,他就可以直接把他不亲爱的爹送走然后开启他忙碌又快乐的高二生活。


  结果学校不推迟,鼓励学生蹚着高过脚面的水不远万里来到学校参加他废话连篇的开学仪式。幸好是他家离学校就那么点距离,不至于被风雨淋傻。


  一路绕着走,时间用得长了点,等他到班时他的后桌已经趴下去睡觉了。


  后桌叫尤古卡,来自英国的万年冰山,与常规冰山不同的大概是他带毒,长得很帅,但从小到大都没谈过恋爱,甚至除了老师和家人没和异性说过话。主要原因就是他凶。


  长安第一次到学校时就听说过他,一直以为会是长着张青面獠牙,横眉怒目,头一抬谁都看不见的人,但见了真人后,他懂了。


  没有过凶的长相,他的气质实在太严肃,冷漠,透着不近人情和草菅人命,属于心理咨询师都不用对话一眼就能感觉到“啊对这个人肯定是个反社会人格罪犯”的人。


   然而与之相反的是这个人的作风,除了上谁的课都睡觉外,有的时候他安静得让长安想确认一下他是死是活。


 但实话实说,长安不太怕,因为他长了一张高智商罪犯的脸,比起安全的老实人,他更习惯和危险的人打交道。


  到位置坐下,尤古卡悄无声息的睁眼,抬头,然后靠在椅子上一脸要把半径十米内的活物都沉海的表情,长安习惯了,转头敲他的桌子:“交作业交作业,有啥交啥,缺少不报缺多快补。”


  “给。”尤古卡递了一叠作业,长安数了数,除了手抄报这种德育作业外都交了,干脆利落地全打勾,站起来去催作业:“交作业交作业,没带的没写的抓紧变出来,没交超过三项我可瞒不住了,老陈要查的。”看着是朝整个班喊的,实际上是说给一个人听到。


  “知道了知道了,我马上就抄完了......”靠窗的黑鹭抄得笔快擦出火星子,白鹭站在黑鹭对面看着表,冷着脸企图把自己的卷子拿回去,但无奈于那人压得死,便看着黑鹭在他规定的有限时间里火速抄完,很快黑鹭就扬起卷子:“来!你看我这不就抄完了!”


  长安接过去,一张卷子上的字张扬跋扈,捺不是捺撇不是撇,一个字大一个字小,一行默写缺斤少两,阅读只写关键词,名著还抄错行了,看得长安两眼一黑。


  “黑鹭,收废品的大爷在纸上胡两笔都比这字好看,”长安叹气到:“就不能早点写吗,白鹭的卷子给你抄多少是有点暴殄天物了。”


  “计较那么多干什么,老陈又不改,啊再说了我这也是着急写嘛,下次让你看我学了六年汉字的功底。”他随意一摆手,懒散地靠在椅子上。


  长安随意地朝这位偏科状元回了句好吧,教室外有人叫他,他抬头,是戈林。


  戈林的头发又剪短了,眉宇间透着几分英气,她很不守校规地在脖子上戴了挂坠是字母T的项链以示身份,戈林双手搭在窗沿,说:


  “长安,党委的老师叫你和白鹭去开会,待会开学式就不用去了。”


   长安应了声好,把一摞作业放在讲台上让同学自己交,就和白鹭走了。


  党委的老师安排了后续学生会各部门的工作,特别强调了主席团和纪检部在新学年的新目标,新规定,新风向,长安作为学生会会长,笔记写了密密麻麻两三页,白鹭也不例外,会议结束时两人的手都抄酸了,还要再会活动室进行详细的去年复盘,想想就窒息。


  长安把复盘的任务和大纲交给了白鹭,白鹭只用了二十分钟就便说边写将去年的所有问题和改进角度说完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跟上了他过山车一样的思维和说法,但长安做足两手准备,提前将详细的资料安排打印,会议结束刚好一人一份。


  发完就溜,长安一路如沐春风带疾跑赶着回家给他的烂人爹的杯子里放百草枯,一想到他爹马上要无,自己可以全权控股把那些财阀的作风好好整治一下就很快乐。


  还可以把自己在B市公立初中上学的弟弟接回自己身边,他的心情又舒畅了几分,但或许是命运看他不顺眼,他转角就和某个不长眼的别班伊姓男子撞到一起。


  长安相来是儒雅随和的高素质高教养人才,几乎没什么事可以让他骂脏话,他蹚水来上课没骂人,没给他爹下药成功没骂人,开会时前排两新生和鸟似的唧唧歪歪一直讲话他没骂人。


  眼前这个人除外。


  长安看清来人的模样,确认了只有他一个人,楼上楼下都没人路过。


  “伊里布?”


  “啊?”


  “(塔拉斯粗口)。”


  “?????”


  伊里布满头雾水,在他这边看,是他走路走得好好的角落突然窜出来一个长安“嘭”就撞过来了,然后长安环顾四下又对他暴了句粗口,也许这个流程没什么问题,但是这个对象是长安,那他就必须吵两句了。


  原因要追溯到长安父母那辈小的时候,大概情况是长安的父亲——又或者说是长安他们整个家族企业,有几辈在事业的发展过程中借用了伊里布这一方的玄学力量,导致了发展迅速但根本不顾工人死活的行事风格,也就是黑心资本家。


  但是早期长安的思维还不够成熟,未能完全脱离环境和惯性思维,导致他走了外路,借用了伊里布的力量。

  他高估了自身的承受能力,让伊里布以代价为由,直接性导致了饺子的失踪,间接性导致长安在对企业的指导方针还不够成熟时,去和上层的老顽固硬碰硬,在其期间为饺子带来了一定的心理压力和伤害。


  伊里布现在是改邪归正了,但对长安的敌意没有消失,长安也和伊里布相看两生厌,时不时呛他两句。


  但今天长安不想和他呛,自己走了把他晾在原地,伊里布虽不爽,但这种情况也经常,他自己溜达溜达又去泡新生了。

  

 

  


【安饺新年贺文】二十六个字母D—F

❗️安饺❗️

❗️角色ooc❗️

❗️略有点矫情文学❗️

❗️CP洁癖谨慎观看❗️

❗️有路人X饺子❗️


(挂了上wb,主页有ID)

  

老福特别搞我 


Fabricate     捏造


  饺子把车停在城郊,在监控摄像头下去喝了一碗豆浆,吃了些包子,随后付钱并泰然自若的上车,他深深的吸气,不敢多停太久,马上开车去那个老小区。


  他的记性是很好的。


  在母亲没死前他们就住在城郊,那家早餐店是他上小学时同学们经常去的,他没有钱,去上学已经让家里的压力都落在妈妈肩上,就不敢再要钱去和同学一起买早点吃,每次都是他忍着口水说“我吃过我妈妈做的大包子了,一点都不饿,我不买。”然后坐在外面闻茶叶蛋和米面的香味。


  后来他一个人随妈妈去世,他随妈妈的工友去了城市里,不久工友也因为事故死了,他读不了书,几经周折后才变成如今这样。


  他停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绿灯,早上很冷清,街上几乎没什么人,只有一个穿风衣的男人低头站在路边,即使隔着些距离也能看出那是个英俊的男士,只见那个男人在原地举着手机左顾右盼了一会,竟朝饺子的车打起招呼。


  饺子在心底惊了一下,但他看了看十字路口的摄像头,饺子在心底惊了一下,但他看了看十字路口的摄像头,为了降低嫌疑,他把车开了过去。


  男人站在车外,裹着围巾说:“您好,我有急事要去柳江东巷,方便带我一程吗?”


  饺子抿了抿嘴,说:“上来吧。”


  “谢谢了,”男人闻言打开车门,坐上副驾驶,他确实是长得很俊朗,衣服看着也都是好牌子。


  “您从西山那边下来的吗?这么早,真辛苦啊。”


  “啊……是,是啊。我一个朋友在那边,昨天叫我去帮忙看林子,现在才下来,不过别“您”了,我年纪比你小呢。”


  “那……你叫什么?”


  “嗯......你叫我饺子吧,我特爱吃饺子,我妈生我的时候也很爱吃,所以就给我取这个名了。”


  饺子随口编了个名字的由来,那男人笑了,他说:


  “你叫我长安吧,长生的长,平安的安。”



【安饺新年贺文】二十六字母A—C

❗是安饺❗

❗可能ooc❗

❗略有点矫情文学❗

❗CP洁癖谨慎观看❗

❗有 路人X饺❗








A.account    描述

  饺子打磨精细的指甲在纸上划动,纸被划出一道道痕迹,但在刺眼白光下仍旧是一张白纸,他好像读不懂气氛似的,用他特有的懒散声音说话:

  “警官,我确实记不清啦,我一天要记得人脸那么多怎么可能还有印象……嘶,警官,您这灯好亮呐,我们拿远点呗。”

  “您别这么气呀,对身体多不好……哎呀好啦我再想想嘛,额……”

  “我看不清他脸,他带两个帽子呢,一个鸭舌帽一个卫衣的,不过他头发好像……有点长,背了个挎包吧,有点绿色。”

  “衣服?衣服就是黑漆漆的咯,我当时看得就是黑漆漆的,不过也可能是灯暗呢,话说旧商业街小胡同口的灯啥时候修呢,您和我说说呗…啊好好我不岔开话题。”

  时针在审讯室以外的地方奔跑,饺子悠哉游哉地描述他看到的那个可疑人员的样子,直到警官们发现他将一个特征重复了三遍为止,他才被允许端着速溶咖啡从派出所里出来。

  他看着晚霞——被粗暴扯去苍白的天幕,天空露出橙红交错的皮下组织……就像热光下的皮肤和不小心溅水的伤口,嫩肉的粉被映为红色。

  身后的电动车滴滴几声,饺子回神搓了搓脸,拦了俩出租车:

  “师父,去台风酒吧。”


(图比较大要加载)

B,C这里 

T:说说自己混的两个跨度最大的圈吧!

大概,地狱客栈和怪物大师

标签开拓者来了

拉郎尤安❗️注意❗️避雷❗️避雷❗️